随便就好

个人吃嘉瑞嘉以及所有嘉右,还有安雷

梦中的婚礼(这是双嘉,看清楚再决定进不进来)

感觉并不像双嘉文的双嘉文,好了我文笔真的垃圾,况且我也不觉得一边瞌睡一边写得文有什么好的。
我是听化学老师弹钢琴曲想到的脑洞(妈也真可怕),好了,不雷而且不嫌弃的话就往下面看。

天空中还在飘着细细的小雨,白色的教堂是那么的圣洁,嘉德罗斯仿佛看到了那人站在教堂中央。

他手中捧着一束红色的花,白色的月光透过彩棱镜照下,美丽而又温和的光线照在他的身上。
——一切都是那么的圣洁而又美好。

真是很幸福呢!
嘉德罗斯这样想着,一步一步朝着他走去。

那人越来越近,嘉德罗斯也不禁走得越来越快。
逐渐的靠近……
十米,九米,八米……
直至那个人熟悉的面孔近在眼前。
仿佛时间都静止了。

嘉德罗斯颤抖着伸出手,轻轻地触碰着那人的面庞,并不高的温度从手指处传了过来,对于嘉德罗斯来说,却是无尽的温暖。
真的很害怕他会再次消失……

那人笑着,握住嘉德罗斯的手。
“你怎么了?”
“我……以为你消失了……”
那人轻轻地笑了下,金色的眸子里充满了温柔。
“可是,我是真的消失了。”

红色的花束落在地上,白色的教堂只剩下了一个人。
这种孤独,足以使人发疯。

嘉德罗斯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做这个梦了,梦中的他没有眼泪。
不,人造产物本就是没有眼泪的,所以就算嘉德罗斯哭得嗓子都哑了,也只是在干嚎而已。

今天的喉咙……又嘶哑了……

嘉德罗斯摸着自己的喉咙,另一只手伸向床头柜——那里一般都放着一杯清水。
可是手却抓空了,嘉德罗斯转头,忽然想起了什么,然后收回了手。

嘉德罗斯坐在椅子上,静静的发着呆。
“喂——”嘉德罗斯突然说道。
等了半天没有丝毫的回应,嘉德罗斯皱了皱眉头,回头,却什么都没看见。
“啧——”嘉德罗斯似乎在懊恼,然后他站了起来,朝着另一个地方走去。

不知不觉中,他走到了实验室——那个他诞生的地方。
嘉德罗斯走了进去。

这条路还是和之前一样安静,整个走廊里只有嘉德罗斯的脚步声,还有机器的滴滴声。

依旧是一个又一个的玻璃罩,只是那里面是空的,不像他第一次见到的那样。

不,也许是不一样的,这里……没有他。

还记得,他诞生的时候,第一次看见的,就是那人。
那人当时正轻轻的敲着玻璃罩,微笑着看着他。
那人和他长得一模一样。

“醒了?”

嘉德罗斯还记得那人的声音,很熟悉,很温柔。

“我是你的仿造品。”那人说。

他笑得那么温柔,很容易让人沉溺于这笑容之中。
他一共陪伴了嘉德罗斯九年,直到嘉德罗斯参加凹凸大赛的前一天。

和往常一样,那人在嘉德罗斯的床头柜上放下一杯清水,然后轻轻在嘉德罗斯额头亲吻了一下——这算是早安吻。
然后他在嘉德罗斯床头坐着,静静的等待着嘉德罗斯醒来。

那一天那人没有陪着嘉德罗斯散步,而是和嘉德罗斯坐在一起,跟他说着凹凸大赛的规则。

嘉德罗斯觉得,那件事是时候该说一下了。

“喂——”
“有事吗?”
“……”果然,要说出来,还是很难……
嘉德罗斯想着,咬紧下唇。
“我喜欢你。”
那人愣了愣,随即温柔的笑着,说:“我知道。”
“我……也喜欢你。”
嘉德罗斯承认,在那一刻,他的心几乎都要飞了出来,飞到这个人身上。

心中的爱情得到了回应,嘉德罗斯放心去参加了凹凸大赛。

可是,当嘉德罗斯回来之后,一切仿佛都变了。

这里……再也没有那个他……
嘉德罗斯并知道,他……只不过是一枚棋子罢了。

嘉德罗斯经常做梦梦到他,他梦到他还在,还没有离开。

可是,在嘉德罗斯说出“我喜欢你”的那一刻起,那人的死亡就成为了定局。

因为他的使命完成了。
神是不能有感情的,他所爱只能有自己。

那人,也不过是圣空星为了铸造了神明而设计的一套系统。
当他完成他的使命之后,他就会死去。
——神不能有弱点啊……

我,来放个预告
应该会从这里面选一些来写,或者全部写

?????难道我开过车???
看不透

the past,present and future

嘉德罗斯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陌生而又熟悉。
这里的一草一木,以及各种摆饰,他每一个都认识——那曾经陪伴他度过了九年。
每一件东西上的纹路他都记的很清楚,在当初孤独的生活中,他唯一的乐趣就是触碰这些东西。
这个地方此刻很安静,而又阴森,除了嘉德罗斯自己,再也没有其他的生命。
原本这里有很多人的,嘉德罗斯想着,那些跪在地上喊着“吾王”的人类。
嘉德罗斯走在红色的地毯上,这地毯此刻已经布满灰尘,曾经它是一尘不染的。
曾经金色的王座现在染上了一层暗红色,记录了这里发生过的血腥杀戮。
可是他为什么会到这里?
嘉德罗斯这样想着,停下了步子,不知该向哪里走去。
“喂——”王座那里传来一个声音——和嘉德罗斯的声音很像。
嘉德罗斯转过了头,一个黑发的少年坐在王位上。
张狂的笑容,和他一模一样,嘉德罗斯瞳孔微缩。
“你好啊,从前的我。”
“你是谁?”
“我?”黑发的少年眯了眯眼睛,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我就是你啊!”
“……” 嘉德罗斯沉默了,一样的面容,一样的声音……
——这的确是他。
“不,”嘉德罗斯将神通棍横在胸前,皱起眉头,“你不是我,你究竟是谁?”
“嗤——”王座上的黑发少年不屑的笑了一声,“我不是你还能是谁?”
嘉德罗斯看向黑发少年,这个人和他几乎一模一样,难道是圣空星又创造了新的人造神。
嘉德罗斯的手紧了紧。
既然如此……
嘉德罗斯挥起了棒子,朝着那位黑发少年。
“呵……” 恍惚间,嘉德罗斯听到那人冷笑一声。
“轰——” 嘉德罗斯已经躺在了地上,破旧的宫殿被轰出了一个大洞,终于支撑不住——坍塌了。
外面的世界也是阴暗的,没有一丝光亮,即使是没有感情的人造物也能感受到这其中的绝望。
绝望……
原本是光滑的瓷砖的地面,已经破碎不堪——各种宝剑插在地面,地面裂开了,露出底部褐色的——不,应该是红褐色的土地,红黑色的血渍几乎布满了已经破碎的地面。
只有花坛——那里还保留着几朵金色的玫瑰。
就像是嘉德罗斯一样——金色的。
“呵……”黑发的少年冷笑一声。
“我的的确确是你——曾经是你。”
“这里……究竟发生过什么……”
黑发的少年看着嘉德罗斯,抬起了手,捂住了半边脸。
“哈哈哈哈哈——你问这些渣宰?”
这个黑发的少年甚至笑弯了身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少年的笑声越来越轻,也慢慢的直起身子。
当他站直,脸上已经没有任何表情,手从脸上缓缓滑下,露出了那双血色的眼睛。
“他们……当然是被我杀了啊。”
“……” 嘉德罗斯并没有说什么,而且静静的躺在地上,看着面前的黑发少年。
“呼——”黑发少年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看向了嘉德罗斯。
“你已经疯了。”嘉德罗斯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是啊,我已经疯了。”黑发少年这样说着。
嘉德罗斯亲眼看着黑发少年将尖利的爪子刺入自己的胸口,金色的血液撒在嘉德罗斯的脸上。
他亲眼见证了少年的死亡。
意识又开始模糊……
当嘉德罗斯醒的时候,他走到了另外一个地方——这地方很像研究室。
金属做成的路很长,往远处蔓延,直到看不见的地方。 嘉德罗斯走了进去,这条路好像永远都走不完一样,甚至让人感到绝望。
绝望……
终于,走到了尽头,那里像是光明——一排排的照明灯在天花板上悬挂着,亮得刺眼。
嘉德罗斯再次看到了他此生都难以忘记的场面。 巨大的玻璃罐中有着一个金发的少年。
他闭着眼睛,金色的睫毛似乎还在微微抖动。
这个人和他长得一模一样。 和刚才那个人一样,只不过这个少年和他是完全的一模一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嘉德罗斯听到自己的声音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回荡。
玻璃罐中的少年睁开了眼睛,他迷茫的看着嘉德罗斯。
他开口了。
“为什么,你和我长的一样?”
看来他也不知道,嘉德罗斯想。
“我是嘉德罗斯,你是谁?”
嘉德罗斯张张嘴,做出了口型。
“我也是,嘉德罗斯。”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嘉德罗斯躲了起来。
他并不知道这里是哪里,所以不能轻举妄动。
一群穿着白色研究服的人们走了进来,他们看着那个玻璃罐中的金发少年,纷纷发出欢呼,一沓沓白色的文件被扔到空中。
不知为何,嘉德罗斯看到这一幕,内心不禁产生出一种冲动。
杀了这些人……
毁了这个令人绝望的地方……
嘉德罗斯再次挥动了大罗神通棍。
这个地方被毁了……
就像那个破碎的宫殿一样……
连同着那个新生的少年……
嘉德罗斯意识再次模糊……
他又回到了凹凸大赛,当他睁眼的时候,周围已经被毁了。
嘉德罗斯找不到雷德和祖玛了,这场大赛好像就剩下了他一个人。
嘉德罗斯再次过上了孤独的生活。
明明已经习惯了被陪伴啊……
这种孤独快要使嘉德罗斯疯了。
他开始泄愤,向四周发出攻击。
终于有一天,这里开始破碎,这就像嘉德罗斯陷入了一场幻境。
真实逐渐出现了……
嘉德罗斯手是颤抖的,甚至拿不起武器。
四周已经被毁的差不多了,地上满是鲜血,他的衣服也被血液染红。
金色的玫瑰凋谢了……
神出现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嘉德罗斯质问创始神。
创始神笑了笑,嘉德罗斯从创始神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
红色的眼睛,黑色的头发。
一切都是那么绝望……
“你不是要成神么?你不是要赢得凹凸大赛么?”创始神问着,“现在你已经抛弃了你的过去,毁了你的未来,杀了我,成神吧!”
……
嘉德罗斯杀了创始神,他成为了神……
他回到了圣空星,这里已不再是往日繁荣的模样,而是一副破败的样子。
嘉德罗斯种下了一朵金色的玫瑰,用来祭奠他的过去。
直到那个金色的嘉德罗斯到来,嘉德罗斯亲手杀了自己。
这就像是一个莫比斯环,永远没有结局。
每天绝望都在上演……

嘉德罗斯个人向

嘉德罗斯——一个人造人,不,应该说他是人造神。
神无疑是强大的,他的力量能够撕裂天空,击碎大地;
神也是无情的,他追求的是绝对的随心所欲——他不会为任何人留念。
这就是圣空星创造出来的——神迹。
你会为这位金色的少年驻足吗?

嘉德罗斯初生时,就被赋予了重大的使命。
嘉德罗斯有对于外界的一切资料,但他不了解自己。他没有关于自己的资料。
“我是谁?”
嘉德罗斯时常问自己,也经常问自己身边的人。
“您是嘉德罗斯大人啊。”
穿着黑色侍女服的女人说着,垂着脑袋,恭敬无比。
“嘉德罗斯……又是谁?”
嘉德罗斯呢喃着。

你知道嘉德罗斯为什么会喜欢晒太阳吗?
因为阳光啊,是温暖的,它能够让冰冷的东西拥有温度。
而嘉德罗斯,就是冰冷的——身为人造神,果然不能像真正的人类那样活着。
他没有感情,他没有心,他的身体是冷的,他的血液是冷的。
你会为这位冰冷的少年驻足吗?

嘉德罗斯喜欢吃高热量的食物,那更方便补充自己的能量。
嘉德罗斯啊,他身为人造神——圣空星所创造的神迹,自然拥有圣空星最为先进的计算机。
嘉德罗斯会选择对于他来说最有利的东西。
人造神的身体是不会出现问题的,所以对于补充能量的东西,最为可用的自然是高热量食物。
嘉德罗斯也的确对这种食物情有独钟。

圣空星将嘉德罗斯送进凹凸大赛,为了证明嘉德罗斯的实力。
嘉德罗斯是孤独的啊——!
不过真可惜,没有心的人造物是感受不到孤独的。
嘉德罗斯在他拥有了第一个手下后又拥有第二个手下——那也是个人造人,却有着奇怪的癖好。
不过令嘉德罗斯惊奇的是,雷德竟然会对蒙特祖玛产生感情。
人造人产生了感情,嘉德罗斯想着,雷德他会被销毁的吧!
脑中的资料清晰的显现着——人造人是不能有情感的。
更别提雷德的身份——他可是杀手。

时间过的很快,嘉德罗斯居位第一名已经很久了,在这之前,每天都有人来挑战嘉德罗斯,但都离奇失踪了。
再也没有人来挑战嘉德罗斯了。
嘉德罗斯又过上了无聊的生活——就和以前一样。
不过现在可没什么乐子找。
直到嘉德罗斯听说了一个人,那个和他一样战无不胜的格瑞。
也许他找到纾解无聊的东西了。
嘉德罗斯想着,他去和格瑞格斗了,格瑞的实力的确不错。
能够纾解一下无聊——至少不像以前的渣渣一样,一碰就死了。
格瑞的实力的确值得欣赏,作为一个人类来说。
嘉德罗斯的武器被损坏了,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
作为从无败绩的人造神来说,这简直就是耻辱。
——即使他赢了,这场战役他也失败了。

“我们平手。”

这真是一场失败的战役。
嘉德罗斯想着,离开了这里。
神是不允许有败绩的!

嘉德罗斯是孤独的,也是自我的,他被自己的身份所囚禁着。
不知何时,那双金色的眸子里能闪烁出他自己的光辉。
不知何时,嘉德罗斯能够拥有心呢?
也许……
永远都不会有吧……



我就很不要脸的求小心心

马与船

含少量嘉瑞嘉

繁华的街道——一切的一切都显示出雷王星的兴盛。
小小的安迷修牵着师傅的衣角,望着一家商店中的小马玩具愣了神。
安迷修抿了抿唇,终于张开了嘴。
“师傅——我……”
“安迷修,我们还要去皇宫拜见国王。”
“……好的师傅。”
安迷修忍下心中的不愿,随着师傅走向皇宫大门。
安迷修的师傅受雷王星国王的命令,到了皇宫与国王商议相关事议。
而安迷修,自然被一个人留在了花园。
年纪尚小,自然泪腺发达,刚刚内心中的不满此刻全部爆发了出来,安迷修鼓着脸颊,泪水从眼角溢出。
“喂——!”
一道嚣张的声音传来,安迷修抬头,只见到一个小小的少年站在面前。
“哭什么哭?”少年的声音中隐隐透着怒气,紫色的眸子发着亮。
安迷修不住出了神,盯着那孩子发了愣。
柔软的黑发尾端泛着紫色,紫色的亮晶晶的眸子,又长又黑的睫毛。
真美啊——!
小小的安迷修想着,心里某个地方触动了一下。
“喂——”少年见安迷修片刻都没理他,不禁更加愤怒。
安迷修被这一声喊回了魂,他不好意思的看着少年,绿色的眸子看向地面。
“那、那个,对不起……”
哪知少年将眉头皱的更高,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喂——你……”也许是少年实在想不到用什么话来形容安迷修,憋了半天也没憋出半个字来。
“那个……”安迷修小声的开了口。
而那少年似乎是终于记起要说什么,他指着安迷修。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雷狮的骑士了,所以你可不能再哭唧唧了!”
安迷修愣了愣,然后礼貌的说道:“那个……谢谢……”
“我帮你实现了你的愿望,那么你以后就要帮我实现一个愿望。”
少年说着,便跑开了,过了好一会儿,少年跑了回来,手中拿着一个小马玩偶。
“这个给你!”
安迷修接下了玩偶,同时,他也接下了一个承诺。
可是,这两个人谁都没有想到,多年后,两人竟然变成了另一种局面。

时光流逝,一晃便是十几年。
安迷修小心的整理着以前的旧东西,在手指触碰到一个小马玩偶时顿住了动作。
这不禁让他想起了当初成为骑士的理由——那个美丽的少年。
安迷修第二次进入了皇城,可是他没有看见那个美丽的少年。
少年离开了皇城——为了自己心中的星辰大海。
安迷修找不到少年了。
于是他去参加了凹凸大赛,为了找到心中那个美丽的少年。

……
“喂——安迷修,这里可是凹凸大赛,可不是你宣传你那什么狗屁骑士道的地方。”
当初的少年好像早就忘记了安迷修,他带着他心中的星辰大海离开了皇城,成为了海盗,也许当初的记忆已经成为累赘了吧!
“恶党,我是绝对不会让你伤害这位小姐的!”
即使他再怎么做也改变不了他是皇子的事实,安迷修想着,他的手上是不能够沾染血腥的。
这种事,交给骑士处理就好了——骑士永远都是忠实的。
他们会帮你除去一切隐患……

讨伐创始神时,安迷修本以为雷狮不会参加,但是他参加了。
安迷修快要疯了,当他看到雷狮受重伤的时候。
“切——”雷狮说,“傻逼骑士,你真的……以为我忘记你了吗……”
“雷狮,别说话!”安迷修说着,用手去捂住雷狮的伤口,血液还是不断的流,沾染了安迷修满手。
“你不用这样,我……知道自己活不了了……”
“那么,安迷修——你是否会继续做我的骑士呢……代替我去看星辰大海吧……这,就是我的愿望。”
雷狮的生命带着安迷修的正义之心,散成一片星光。
“我会的……雷狮……”安迷修呢喃着。
骑士最终没有保护好他的王子……

创始神死了,但损失惨重——第一名为了保护第二名而死,第四名死在了那场大赛。
安迷修开始了星际旅行,他在一个又一个星球中穿梭着,宇宙很美,就像雷狮的眼睛……
终于,安迷修停在了一个紫色的星球上,紫色的土壤,紫色的天空……这里的一切几乎都是紫色的,不禁让人想起雷狮。
骑士住在了紫色的星球上……

想看快乐结局的就继续往下看吧。



安迷修遇到了一个人,那个人自称自己是星际旅行者,对他的故事十分感兴趣。
旅行者给了他一块水晶。
“这是复活水晶噢,现在,请对着它许愿吧!”
安迷修复活了雷狮,旅行者离开了星球。
骑士又成为了骑士……
因为他有了他的王子……

安迷修听说格瑞去了圣空星,也许是为了等待那个人的诞生吧……

骑士生活的很幸福!

这真是一个美好的结局呢……

(嘉瑞)神爱世人我爱你

标题是同学想的,脑洞是上课产物。
总之满是OOC,结局是快乐的,相信我。

格瑞的内心是一片雨天,但他有他的太阳。

嘉德罗斯是人造神,他本身就是光明,他喜欢……对了,神是没有情感的,所以他不会有喜欢的东西。

格瑞有一个秘密,他喜欢嘉德罗斯,这是连他自己都不愿承认的秘密。

而嘉德罗斯也有一个秘密,他曾经动过情,这是连他自己都不愿承认的秘密——他曾经喜欢过格瑞。

嘉德罗斯曾经是有心的,那是圣空星为他植下的机器心脏。

可是嘉德罗斯动了情——神是不该有情感的,于是圣空星将心脏换成能源——嘉德罗斯再也没有心了。

讨伐创始神时,嘉德罗斯的身体不受控制,为格瑞挡下一击——那本来是打向格瑞的心脏的,现在打向了嘉德罗斯的心,不……是能源。

金色的血液从伤口处流出。

嘉德罗斯要死了——

在死前,他对格瑞说:“你应该成为胜者。”

嘉德罗斯死在了格瑞的怀中。

他究竟是带着怎样的心情去死的呢?

格瑞没有哭,但他感受到了心痛如绞,似乎连呼吸也被抑制。

“嘉德罗斯……”

格瑞又有了一个新秘密了。

而死去的嘉德罗斯也有了一个新秘密——原来他是有心的。

……

“所以说,这就是您找我交换复活水晶的理由?”星际旅行者问到。

“嗯。”银发的男子点点头。

“我可没有那些东西,不过……”星际旅行者笑了笑,“我有另外一种方法,让你和他永远在一起。”

格瑞去了圣空星。

星际旅行者给了格瑞一个芯片——那里面存有嘉德罗斯的记忆。

那将会“复活”嘉德罗斯——

那个金色的太阳。

格瑞在圣空星的实验室里,等待太阳的归来。

格瑞重新拥有了他的太阳。

大罗神通棍
第一场凹凸大赛的第一名,那是最为残忍的一场比赛,他因为对讨伐创始神产生兴趣,所以参加了比赛。
他是男的
最喜欢说的一句话是我是个温柔的人啊。
性格诡异,总是突然就会有一些可怕的想法,比较喜欢独来独往。
长得炒鸡好看
在讨伐失败后被回收,后来成为第一名的原力武装,但是以一种特殊的方法保留了意识。

烈斩
这是第二名,大罗神通棍的朋友,与大罗神通棍一样,被保留了意识
是个残忍的人
性格几乎与格瑞是反的

雷神之锤
第四名
大罗神通棍朋友
性格是喜欢搞事,喜欢游戏

凝晶流焱
第五
是一对兄弟
很理智
因为有着相同的目标,被大罗神通棍以隐秘方法保留意识。

就一个脑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