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且无

我以后……专业写双嘉

the past,present and future

嘉德罗斯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陌生而又熟悉。
这里的一草一木,以及各种摆饰,他每一个都认识——那曾经陪伴他度过了九年。
每一件东西上的纹路他都记的很清楚,在当初孤独的生活中,他唯一的乐趣就是触碰这些东西。
这个地方此刻很安静,而又阴森,除了嘉德罗斯自己,再也没有其他的生命。
原本这里有很多人的,嘉德罗斯想着,那些跪在地上喊着“吾王”的人类。
嘉德罗斯走在红色的地毯上,这地毯此刻已经布满灰尘,曾经它是一尘不染的。
曾经金色的王座现在染上了一层暗红色,记录了这里发生过的血腥杀戮。
可是他为什么会到这里?
嘉德罗斯这样想着,停下了步子,不知该向哪里走去。
“喂——”王座那里传来一个声音——和嘉德罗斯的声音很像。
嘉德罗斯转过了头,一个黑发的少年坐在王位上。
张狂的笑容,和他一模一样,嘉德罗斯瞳孔微缩。
“你好啊,从前的我。”
“你是谁?”
“我?”黑发的少年眯了眯眼睛,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我就是你啊!”
“……” 嘉德罗斯沉默了,一样的面容,一样的声音……
——这的确是他。
“不,”嘉德罗斯将神通棍横在胸前,皱起眉头,“你不是我,你究竟是谁?”
“嗤——”王座上的黑发少年不屑的笑了一声,“我不是你还能是谁?”
嘉德罗斯看向黑发少年,这个人和他几乎一模一样,难道是圣空星又创造了新的人造神。
嘉德罗斯的手紧了紧。
既然如此……
嘉德罗斯挥起了棒子,朝着那位黑发少年。
“呵……” 恍惚间,嘉德罗斯听到那人冷笑一声。
“轰——” 嘉德罗斯已经躺在了地上,破旧的宫殿被轰出了一个大洞,终于支撑不住——坍塌了。
外面的世界也是阴暗的,没有一丝光亮,即使是没有感情的人造物也能感受到这其中的绝望。
绝望……
原本是光滑的瓷砖的地面,已经破碎不堪——各种宝剑插在地面,地面裂开了,露出底部褐色的——不,应该是红褐色的土地,红黑色的血渍几乎布满了已经破碎的地面。
只有花坛——那里还保留着几朵金色的玫瑰。
就像是嘉德罗斯一样——金色的。
“呵……”黑发的少年冷笑一声。
“我的的确确是你——曾经是你。”
“这里……究竟发生过什么……”
黑发的少年看着嘉德罗斯,抬起了手,捂住了半边脸。
“哈哈哈哈哈——你问这些渣宰?”
这个黑发的少年甚至笑弯了身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少年的笑声越来越轻,也慢慢的直起身子。
当他站直,脸上已经没有任何表情,手从脸上缓缓滑下,露出了那双血色的眼睛。
“他们……当然是被我杀了啊。”
“……” 嘉德罗斯并没有说什么,而且静静的躺在地上,看着面前的黑发少年。
“呼——”黑发少年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看向了嘉德罗斯。
“你已经疯了。”嘉德罗斯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是啊,我已经疯了。”黑发少年这样说着。
嘉德罗斯亲眼看着黑发少年将尖利的爪子刺入自己的胸口,金色的血液撒在嘉德罗斯的脸上。
他亲眼见证了少年的死亡。
意识又开始模糊……
当嘉德罗斯醒的时候,他走到了另外一个地方——这地方很像研究室。
金属做成的路很长,往远处蔓延,直到看不见的地方。 嘉德罗斯走了进去,这条路好像永远都走不完一样,甚至让人感到绝望。
绝望……
终于,走到了尽头,那里像是光明——一排排的照明灯在天花板上悬挂着,亮得刺眼。
嘉德罗斯再次看到了他此生都难以忘记的场面。 巨大的玻璃罐中有着一个金发的少年。
他闭着眼睛,金色的睫毛似乎还在微微抖动。
这个人和他长得一模一样。 和刚才那个人一样,只不过这个少年和他是完全的一模一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嘉德罗斯听到自己的声音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回荡。
玻璃罐中的少年睁开了眼睛,他迷茫的看着嘉德罗斯。
他开口了。
“为什么,你和我长的一样?”
看来他也不知道,嘉德罗斯想。
“我是嘉德罗斯,你是谁?”
嘉德罗斯张张嘴,做出了口型。
“我也是,嘉德罗斯。”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嘉德罗斯躲了起来。
他并不知道这里是哪里,所以不能轻举妄动。
一群穿着白色研究服的人们走了进来,他们看着那个玻璃罐中的金发少年,纷纷发出欢呼,一沓沓白色的文件被扔到空中。
不知为何,嘉德罗斯看到这一幕,内心不禁产生出一种冲动。
杀了这些人……
毁了这个令人绝望的地方……
嘉德罗斯再次挥动了大罗神通棍。
这个地方被毁了……
就像那个破碎的宫殿一样……
连同着那个新生的少年……
嘉德罗斯意识再次模糊……
他又回到了凹凸大赛,当他睁眼的时候,周围已经被毁了。
嘉德罗斯找不到雷德和祖玛了,这场大赛好像就剩下了他一个人。
嘉德罗斯再次过上了孤独的生活。
明明已经习惯了被陪伴啊……
这种孤独快要使嘉德罗斯疯了。
他开始泄愤,向四周发出攻击。
终于有一天,这里开始破碎,这就像嘉德罗斯陷入了一场幻境。
真实逐渐出现了……
嘉德罗斯手是颤抖的,甚至拿不起武器。
四周已经被毁的差不多了,地上满是鲜血,他的衣服也被血液染红。
金色的玫瑰凋谢了……
神出现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嘉德罗斯质问创始神。
创始神笑了笑,嘉德罗斯从创始神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
红色的眼睛,黑色的头发。
一切都是那么绝望……
“你不是要成神么?你不是要赢得凹凸大赛么?”创始神问着,“现在你已经抛弃了你的过去,毁了你的未来,杀了我,成神吧!”
……
嘉德罗斯杀了创始神,他成为了神……
他回到了圣空星,这里已不再是往日繁荣的模样,而是一副破败的样子。
嘉德罗斯种下了一朵金色的玫瑰,用来祭奠他的过去。
直到那个金色的嘉德罗斯到来,嘉德罗斯亲手杀了自己。
这就像是一个莫比斯环,永远没有结局。
每天绝望都在上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