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且无

我以后……专业写双嘉

梦中的婚礼(这是双嘉,看清楚再决定进不进来)

感觉并不像双嘉文的双嘉文,好了我文笔真的垃圾,况且我也不觉得一边瞌睡一边写得文有什么好的。
我是听化学老师弹钢琴曲想到的脑洞(妈也真可怕),好了,不雷而且不嫌弃的话就往下面看。

天空中还在飘着细细的小雨,白色的教堂是那么的圣洁,嘉德罗斯仿佛看到了那人站在教堂中央。

他手中捧着一束红色的花,白色的月光透过彩棱镜照下,美丽而又温和的光线照在他的身上。
——一切都是那么的圣洁而又美好。

真是很幸福呢!
嘉德罗斯这样想着,一步一步朝着他走去。

那人越来越近,嘉德罗斯也不禁走得越来越快。
逐渐的靠近……
十米,九米,八米……
直至那个人熟悉的面孔近在眼前。
仿佛时间都静止了。

嘉德罗斯颤抖着伸出手,轻轻地触碰着那人的面庞,并不高的温度从手指处传了过来,对于嘉德罗斯来说,却是无尽的温暖。
真的很害怕他会再次消失……

那人笑着,握住嘉德罗斯的手。
“你怎么了?”
“我……以为你消失了……”
那人轻轻地笑了下,金色的眸子里充满了温柔。
“可是,我是真的消失了。”

红色的花束落在地上,白色的教堂只剩下了一个人。
这种孤独,足以使人发疯。

嘉德罗斯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做这个梦了,梦中的他没有眼泪。
不,人造产物本就是没有眼泪的,所以就算嘉德罗斯哭得嗓子都哑了,也只是在干嚎而已。

今天的喉咙……又嘶哑了……

嘉德罗斯摸着自己的喉咙,另一只手伸向床头柜——那里一般都放着一杯清水。
可是手却抓空了,嘉德罗斯转头,忽然想起了什么,然后收回了手。

嘉德罗斯坐在椅子上,静静的发着呆。
“喂——”嘉德罗斯突然说道。
等了半天没有丝毫的回应,嘉德罗斯皱了皱眉头,回头,却什么都没看见。
“啧——”嘉德罗斯似乎在懊恼,然后他站了起来,朝着另一个地方走去。

不知不觉中,他走到了实验室——那个他诞生的地方。
嘉德罗斯走了进去。

这条路还是和之前一样安静,整个走廊里只有嘉德罗斯的脚步声,还有机器的滴滴声。

依旧是一个又一个的玻璃罩,只是那里面是空的,不像他第一次见到的那样。

不,也许是不一样的,这里……没有他。

还记得,他诞生的时候,第一次看见的,就是那人。
那人当时正轻轻的敲着玻璃罩,微笑着看着他。
那人和他长得一模一样。

“醒了?”

嘉德罗斯还记得那人的声音,很熟悉,很温柔。

“我是你的仿造品。”那人说。

他笑得那么温柔,很容易让人沉溺于这笑容之中。
他一共陪伴了嘉德罗斯九年,直到嘉德罗斯参加凹凸大赛的前一天。

和往常一样,那人在嘉德罗斯的床头柜上放下一杯清水,然后轻轻在嘉德罗斯额头亲吻了一下——这算是早安吻。
然后他在嘉德罗斯床头坐着,静静的等待着嘉德罗斯醒来。

那一天那人没有陪着嘉德罗斯散步,而是和嘉德罗斯坐在一起,跟他说着凹凸大赛的规则。

嘉德罗斯觉得,那件事是时候该说一下了。

“喂——”
“有事吗?”
“……”果然,要说出来,还是很难……
嘉德罗斯想着,咬紧下唇。
“我喜欢你。”
那人愣了愣,随即温柔的笑着,说:“我知道。”
“我……也喜欢你。”
嘉德罗斯承认,在那一刻,他的心几乎都要飞了出来,飞到这个人身上。

心中的爱情得到了回应,嘉德罗斯放心去参加了凹凸大赛。

可是,当嘉德罗斯回来之后,一切仿佛都变了。

这里……再也没有那个他……
嘉德罗斯并知道,他……只不过是一枚棋子罢了。

嘉德罗斯经常做梦梦到他,他梦到他还在,还没有离开。

可是,在嘉德罗斯说出“我喜欢你”的那一刻起,那人的死亡就成为了定局。

因为他的使命完成了。
神是不能有感情的,他所爱只能有自己。

那人,也不过是圣空星为了铸造了神明而设计的一套系统。
当他完成他的使命之后,他就会死去。
——神不能有弱点啊……

评论(1)

热度(17)